深圳优泰海外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美最高法院推翻大学招生平权规则,拜登出声反对

发布日期:2023-12-10 09:48    点击次数:194

  澎湃新闻记者 苏杨帆

  美国最高法院于6月29日裁定,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种族意识招生计划违反了宪法对平等保护的保证,这一历史性裁决推翻了美国高等教育史上数十年的先例,将迫使许多大学改变招生标准。

  据《纽约时报》报道,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对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称他们的招生过程“难以捉摸”、“不透明”且“不可估量”。对此,美国总统拜登态度明确地表达了其反对意见,并称最高法院“不是一个正常的法院”。

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华盛顿特区,亚裔美国人教育联盟的人们在美国最高法院外集会。视觉中国 图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华盛顿特区,亚裔美国人教育联盟的人们在美国最高法院外集会。视觉中国 图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一半的美国人不支持高等学府在招生决策中考虑种族和民族因素,而三分之一的人则赞同这种做法。其中,种族和族裔之间存在明显的分歧:大多数白人和亚裔成年人不赞成在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而非裔则基本上赞成,西班牙裔各占一半。大多数不赞成平权行动的受访者表示,该政策总体上降低了招生过程的公平性,并且有微弱多数的受访者表示,这将导致被录取的是相对资质较差的学生。

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示威者在最高法院外抗议。视觉中国 图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示威者在最高法院外抗议。视觉中国 图

  最高法院分歧凸显

  此次最高法院的投票结果因意识形态不同而出现分歧,占多数的保守派大法官持赞同意见,而自由派则持反对意见。虽然裁决审查对象是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但《华盛顿邮报》刊文指出,其影响将波及全美。被点名或影射的精英大学辩称,如果不将种族作为招生因素之一,它们的学生群体中将包含更多的白人和亚裔美国人,非裔和西班牙裔的数量将减少。

  对此,罗伯茨写道,“对待学生必须根据他或她作为个人的经历,而不是种族。”保守派大法官们表示,“长期以来,许多大学的做法恰恰相反。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们错误地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判断一个人的试金石不是其克服的挑战、培养出的技能或吸取的经验教训,而是他们的肤色。我们的宪法历史不会容忍这种选择。”

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哈佛大学校园。视觉中国 图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哈佛大学校园。视觉中国 图

  最高法院第一位拉丁裔法官、平权行动的支持者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及其他两位自由派大法官对此强烈反对,她们在反对意见中写道:“这一决定的破坏性影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大多数人的种族中立愿景将巩固高等教育中的种族隔离,因为只要被忽视,种族不平等就会持续存在。”

  索托马约尔在反对意见中尖锐地提到了在最高法院占多数的保守派在关键社会问题上推进其判例的速度。45年前,法院首次批准在美国大学招生决定中有限使用平权行动,该决定表明法官在宪法保障平等保护与纠正过去歧视和种族隔离的社会目标之间进行了微妙的平衡。

  在过去数十年间,美国社会与学界普遍认可了学生群体多元化能带来的好处,因此默许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将种族因素一定程度地纳入考量范围内。虽然罗伯茨也表示,其意见中的任何内容都不应被解释为“禁止大学考虑申请人关于种族对其生活影响的讨论”,但索托马约尔嘲笑这种做法无疑是“给猪涂口红——徒劳无功”。

  一个时代的终结

  许多美国文理学院和综合大学的校长对29日的裁决表示遗憾。一些意见指出,这标志着法院尊重高等教育的时代的结束。

  即将离任的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博林格(Lee Bollinger)表示:“这相当于对美国大学说,‘我们不再相信你们能够以符合宪法的方式处理种族和族裔问题,尽管我们与你们一起建立了这个系统。’”他认为,其影响“将是悲剧性的——非常非常严重”。

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教堂山,学生走在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校园里。视觉中国 图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教堂山,学生走在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校园里。视觉中国 图

  美国一些大学已经在29日发表声明称,他们将根据裁决改变自己的做法,但没有提供具体步骤。《国会山报》指出,2023-2024学年的招生工作已基本结束,大学不会急于宣布此类调整。与此同时,倡导者担心这将对代表性不足的社区的入学率产生不利影响。 “如果大学招生中不考虑种族因素,我们将看到我们的院校变得比现在更加具有排他性,以利于白人、男性和富有的申请者。”“变革颜色”主席拉沙德·罗宾逊(Rashad Robinson)说。

  然而,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报告,有占半数的美国人并不支持平权运动,认为这对于在学科成绩或综合素质上更出色,却打不出种族牌的学生不公平。此次最高法院案件之一的核心人群——亚裔美国人之间也存在着党派差异。大多数听说过平权行动的亚裔民主党人表示这是一件好事,而亚裔共和党人更有可能认为这是一件坏事。拥有研究生学位的亚裔共和党人不赞成平权行动的可能性几乎是拥有高中或以下文凭的人的两倍。

  事实证明,有关平权行动的民意调查对如何提出有关该主题的问题高度敏感,这可能反映了公众观点中的一些不确定性或矛盾心理。《纽约时报》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平权行动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近期,这个话题在公众对话中变得更加突出,这表明一部分选民可能会重新审视这一概念。

  拜登发声反对

  在此次裁决结果公布后,拜登在白宫发表简短讲话,表示他仍相信多元化的必要性。“因为事实是,我们都知道:歧视在美国仍然存在,今天的决定并没有改变这一点。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

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谈论美国最高法院对平权法案的裁决。视觉中国 图当地时间2023年6月29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谈论美国最高法院对平权法案的裁决。视觉中国 图

  当他启程前往纽约市进行为期一天的旅行时,一名记者询问这一决定是否让人们质疑最高法院的合法性,然后问道:“这是一个流氓法院吗?”拜登中途停了下来,似乎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法庭。”

  虽然美国总统经常会与最高法院意见相悖,前总统奥巴马也曾在2010年公开批评过最高法院的裁决,但总统很少会暗示对法官本身的动机和基本素质的质疑。在拜登发表评论后,就有声音要求他对此作出解释。

  拜登随后表示,他指的是现任最高法院的法官比平时更愿意推翻前任法官设定的先例。“在阐明基本权利和基本判决方面,近期最高法院所做的工作比近代历史上任何法院都多。”拜登表示,“看看它是如何对一些问题进行裁决的,这些问题有时已经有五六十年的历史了。这就是我所说的不正常的意思。”

  在采访中,拜登拒绝了扩大最高法院规模以使其更加自由的想法,一些民主党人敦促他采取这一选择作为对最高法院最近裁决的回应。“如果我们开始尝试扩大最高法院规模,可能会以一种不健康、无法挽回的方式永远将其政治化。”拜登说。但他并没有放弃之前对这一裁决的批评。拜登虽然拒绝评论最高法院是“反民主的”,但他指出,“它的价值体系不同,对制度的尊重也不同。”

  几个月来,拜登的顾问一直在与民权组织、大学和法律组织举行会议,商讨如果最高法院停止在招生决策中将种族作为考虑因素该怎么办。对此,拜登的高级国内政策顾问与教育部和司法部的同行合作制定了应对措施。

  应对措施最初主要由两部分组成。拜登首先将这一决定描述为富人和有权势者对穷人和中产阶级利益的误导性胜利,“如今,对于太多学校来说,唯一从该系统中受益的人是富人和人脉广泛的人。”他说,“长期以来,劳动人民的处境一直很不利。”

  随后,拜登承诺为文理学院和综合性大学提供指导,说明他们如何在做出裁决的情况下仍然寻求多样性,敦促高等学府继续努力实现校园多元化,考虑到申请者因族裔而在生活中面临的困难。

  白宫官员表示,教育部将于下个月举办一次关于大学招生多元化问题的“全国峰会”。6月29日,拜登呼吁高等教育界的领导人在从一批已经合格的申请者中进行选择时,考虑经济手段、学生成长的地方以及个人经历。纽约瓦萨学院院长伊丽莎白·H·布拉德利(Elizabeth H. Bradley)表示,像她所在的学院这样的高等学府将会找到如何维持包容性环境的方法。“这对我们来说是如此核心。”布拉德利说,“我们将找到一种合法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

  本期编辑 邹姗

推荐阅读

]article_adlist-->

]article_adlist-->

]article_adlist-->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



相关资讯

服务项目

TOP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深圳优泰海外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